太古集团

编辑 锁定
太古集团是一家高度多元化的环球集团,主要业务包括地产、航空、饮料及食物链、海洋服务和贸易及实业,旗下核心业务多设于亚太区,其中香港和中国内地一向为太古业务的主要营运地。太古的亚洲业务由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太古股份有限公司持有。 [1] 
太古的母公司英国太古集团总部设于伦敦,除持有太古公司34%股权外,亦是一系列全资拥有业务的控股公司,这些业务包括深海船务、冷藏道路运输农业活动,主要营业地为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非斯里兰卡美国英国。英国太古集团担当太古政策的统筹人,并根据不同的协议集团内提供管理咨询服务。
公司名称
太古集团
外文名称
Swire Group
总部地点
英国伦敦
涉及产业
综合企业
现任主席
施铭伦 [2] 
公司类型
上市公司
雇员人数
太古集团+联属公司:超过125,000
业务范畴
船务、地产、旅游、零售、酒店等

太古集团业务介绍

编辑
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
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的总部设于伦敦,是太古的母公司,与全球各地的成份股公司保持密切联系。英国太古集团负责为太古制订整体政策,以及提供一系列广泛的管理服务及中央支援功能。
英国太古集团旗下的太古公司,是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上市公司,业务集中于亚太区,特别是中国内地及香港特别行政区。除参与太古公司的业务外,英国太古集团亦于澳大利亚及美国的冷藏市场占有非常重要的份额,其于澳大利亚的业务组合日益增长,包括道路运输及分销服务,以及农耕及畜牧。英国太古集团亦持有巴布亚新几内亚主要贸易集团Steamships Trading Co. 的控制权,并透过总部设于伦敦的James Finlay,于非洲及斯里兰卡拥有重大的农产业务。英国太古集团旗下拥有船只的太古轮船于世界各地进行贸易,但其所管理的班轮服务则主要集中于西太平洋及澳大利西亚一带营运。
太古轮船有限公司 (太古轮船)
太古轮船有限公司是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拥有的远洋航运公司。该公司于英国注册,并于香港、新加坡、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度及美国设立代表办事处。
太古轮船拥有的船队共有十七艘多用途船及一艘巴拿马级散货船。公司管理的班轮服务租用太古轮船全部十七艘船只,还另外租用二十七艘多用途船。
太古轮船管理的班轮服务为全球一百二十多个港口提供服务,并开发多元化的干散货运输业务,包括好望角型船运输及散货物流业务。

太古集团班轮服务

编辑
公司管理的主要班轮服务为:
Swire Shipping Ltd.
Swire Shipping Ltd.(英国)是提供多用途班轮方案的主要承办商,在其核心地区亚洲-南太平洋区以至北美洲、欧洲、中东及印度次大陆提供全面的港口到港口运输服务。
以下班轮服务由Swire Shipping营运:
Westabout RTW (Bank Line) Service
Eastabout RTW Service
West Coast North America Service
South East Asia Service
Papua New Guinea Service
Pacific Islands Service
Trans Tasman Service
Europe Pacific Express Service
Swire Shipping的多用途船队可载运各式各样的一般/集装货物(包括重型及大型特殊货物搬运)、散装装卸包裹(钢材、林产品)、菜油、散装包裹以及集装箱货物(一般及冷藏)。
Tasman Orient Line (TOL)
TOL由太古轮船与Ahrenkiel Group共同拥有,是连接新西兰、亚洲及南太平洋的主要独立班轮服务公司。
TOL经营三项独立服务,分别将新西兰、新卡里多尼亚及菲济连系至亚太区各大货物门户,以及主要的地区港口及小港口。
TOL的多用途船是为运载组合多样的货柜及散装装卸货物而设。TOL定期载运木制产品、钢商品、建材、一般货物及特殊货物。
Polynesia Line
太古轮船亦长期持有Polynesia Line的权益,Polynesia Line经营美国西岸至大溪地、萨摩亚及美国萨摩亚的班轮贸易。
Swire CTM Bulk Logistics
Swire CTM Bulk Logistics成立于二零零八年,是太古轮船与DryLog旗下的商务航运部门C Transport Maritime (“CTM”) 各占五成权益的合营公司。DryLog是Ceres Shipping 的全资附属公司。该合营公司致力提供专设的离岸海洋物流方案,使能在有难度的位置装卸货物,并对转运船、散货转运驳船、浮式起重船及其他专用船的设计、建造(或改变原有吨位)及营运具有丰富经验。
Quadrant Pacific Ltd.
Quadrant Pacific的百分之六十一股权由太古轮船持有,该公司在新西兰经营船务代理及装卸服务,并持有菲济一家船务代理公司的共同控制股权。
Swire Oilfield Services Ltd.
Swire Oilfield Services 是离岸石油业的主要供应商,提供运输器材及其他重要的服务。Swire Oilfield Services营运的基地分布于英国、挪威、丹麦及荷兰,营业范围遍及北海,亦于西非多个国家发展重要的业务。该公司拥有逾三万二千个货运装置,包括飞机燃料及化学品运输油缸、废物压缩器及各种各样的专用干货柜、货栏、泥斗、冷冻单位及增压组件。Swire Oilfield Services亦提供全面的油田化学剂散货储存及分销服务。
James Finlay Ltd.
James Finlay 于一七五零年创立,是世界上最著名及最备受尊崇的茶商之一,其业务由种茶以至生产各式茶产品不等,范围广泛。该公司由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拥有,在东非及斯里兰卡拥有广阔的种植园,除生产茶叶产品外,还从事环球茶叶贸易、茶叶包装及茶汁萃取业务。
James Finlay位于肯雅、乌干达及斯里兰卡的种植园,每年生产五千万公斤红茶。全资附属的 Finlay Tea Solutions在全球从事红茶、绿茶及速溶茶和茶树精油等茶叶浸提物的贸易,以及中东、日本与欧美市场无咖啡因茶的贸易。Finlay集团在斯里兰卡及英国拥有包装业务,在东非及中国则拥有庞大的茶汁萃取生产设施,生产不同种类的特产产品供应当地及国际著名的饮料生产商。在英国,Finlay Beverages 为多个客户包装私人标签的茶、咖啡及特产茶,该等客户包括英国主要的连锁超级市场Sainsbury's、Asda及Co-op。
Finlay的种植园除种植茶叶外,亦于斯里兰卡种植橡胶,并于东非及斯里兰卡不断发展商业木材业务。Finlay Flowers 在肯雅拥有占地九十二公顷的温室,每年出口一亿株玫瑰、康乃馨、百合花、小苍兰及六出花到英国、欧洲中东、澳大利亚、日本及美国的主要客户。此外,Finlay Flowers与商业颗伴Hilverda Plant Technology合作发展鲜切花的生产设施,该设施位于云南省府昆明市以北五十七公里的嵩明县。除从事种花的业务外,Finlay 亦透过以德国为基地的全资附属公司Omniflora销售鲜花往欧洲大陆及北美。
Finlay透过全资拥有Flamingo Holdings从事植物培植业务,包括种植、处理、包装、销售及分销鲜花和蔬果,供应英国市场。
非种植业务包括在斯里兰卡营运多家代理公司,业务范围由保险以至航空不等。James Finlay Colombo亦正发展一项温控物流业务,为此并已兴建一所新的冷冻储存设施。
太古股份有限公司
地产部门:
Swire Hotels是以香港为基地的太古地产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现正发展一系列精品豪华酒店,计划于二零零九年推出,并将负责该等酒店的管理工作。Swire Hotels已收购的物业分别位于布里斯托、埃塞特、查顿汉及布莱顿。太古地产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主要地产发展商之一,首个投资项目为共有61幢住宅大楼的太古城,该项目亦是香港首个拥有园景设计及平台花园的大型私人屋苑,项目并包括含零售及办公楼元素的太古城中心。
太古地产的发展策略,是把投资物业集中在直达主要铁路网络的交汇点之上。此理念确保公司的物业能透过优越的交通联系,为客户提供最具效益的方案。
饮料部门:
太古饮料在美国十一个州及中国的香港、台湾和内地的七个省份拥有制造、推广及分销可口可乐公司产品的专营权,专营地域覆盖超过四亿二千万人口。太古饮料是可口可乐公司的策略性业务伙伴之一,获该公司指定为“主要特约制造商”。太古亦与可口可乐公司紧密合作,共同进行品牌发展及市场推广工作。
太古与可口可乐公司的关系始自一九六五年,当时太古收购可口可乐香港专营业务的大部分股权,该业务今天名为太古可口可乐香港有限公司。太古公司于一九七八年收购美国盐湖城的可口可乐装瓶公司,翌年付运首批已装瓶的可口可乐到中国北京、广州及上海等地出售。
航空部门:
国泰航空公司是一家在香港注册并以香港为基地的国际航空公司,提供客运及货运服务前往全球一百二十个航点。国泰航空是全球主要航空公司之一,向以提供优质服务、提升产品质素以及维持全球其中一支最现代化的机队见称。太古公司持有国泰航空四成股权,是该公司的大股东,而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则为国泰航空提供管理服务。国泰航空公司于1946年9月24日由美国籍的 Roy C Farrell 及澳大利亚籍的 Sydney H de Kantzow 成立。最初,他们均以澳华出入口公司的名义在上海发展,后来才因保护主义问题迁往香港,并注册为国泰航空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初时以两架改装自C-47运输机的DC-3营运航班,开办往返马尼拉、曼谷、新加坡及上海的客运及货运包机航班。国泰航空公司是香港第一所提供民航服务的航空公司。
工程及维修:
厦门飞机工程有限公司
厦门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1993年7月1日在厦门注册成立,于1996年3月18日开始运作,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大和维修能力最强的维修中心之一。公司一直致力于以其合理的价格和极具竞争力的停场周期为客户提供最高质量及安全标准的维修服务,赢得了各航空公司及维修同行的一致认可。迄今已服务全球超过90家知名航空公司,有着超过900架飞机定检维修的丰富经验。公司拥有六座双宽体机位机库,其中第1、2、3,5,6机库可同时容纳两架宽体飞机及一架窄体机停场大修,第四机库则同时可接纳一架A380及一架B747飞机停场大修。公司的第六机库于2011年中旬建成并投入使用,从而,厦门太古可容纳17架飞机同时进厂维修。
山东飞机工程有限公司
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STAECO)位于中国济南遥墙国际机场,于1999年3月27日正式投入运营,为中国国内主要的航空器维修基地之一。公司主要面向中小型飞机开展航空器维修业务,业务范围涉及:飞机机体大修、重要系统和结构改装、航线维护、零部件翻修、工程服务、计量检测和维修培训等。"精细化生产、细节化管理"为公司重要管理思路,以安全、质量为先,以客户、服务为重,一直保持骄人的安全记录和快速的发展速度。
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港机工程”)
香港航空发动机维修服务有限公司

太古集团集团历史

编辑
●太初
太古最初只是利物浦一家小型进出口公司,于十九世纪初正式开业。公司创办人John Swire (1793-1847) 是个约克郡人,生于富庶的磨坊小镇哈利法克斯。他的家族在那里当地主超过一百五十年,直至一七五零年代末,他的祖父开始从事羊毛贸易业务。可是到了一七九零年代,随着美洲新大陆的崛起,羊毛业面对廉价进口棉花带来的竞争压力,导致John Swire 的祖父及父亲相继宣布破产。
年仅十多岁的John Swire 决意前赴利物浦发展。当时利物浦是英国一个繁盛的贸易中心。起初他在一个亲戚的进口代理公司当学徒。他努力工作,经过短短几年,终于在一八一六年开设自己的公司。John Swire 的业务主要环绕着他的老本行 – 纺织业,经营新奥尔良原棉进口业务和兰开夏郡棉产品出口业务。在他苦心经营下,小小的公司日见兴盛,业务蒸蒸日上。到一八四七年John Swire 去世时,他留给两个儿子John Samuel Swire 和William Hudson Swire (1830-1884) 的贸易公司已颇具规模。
当时John Samuel Swire (1825-1898) 只有二十二岁,但已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商人,他的企业家本色,为公司后来的成就奠定基础。他在二十多岁时在美国各地游历,一度持有美国阿肯色州的邮政专营权,成就斐然。到了一八五四年,他航行到澳大利亚淘金,尽管无功而还,却于一八五五年成功在墨尔本设立分公司。虽然他很快便把这项业务交托代理公司负责,然而Swire Bros.的成立,使业务重心由大西洋转移至太平洋,让公司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墨尔本的业务后来发展为出口各类货物到澳大利亚的贸易业务,货品由铁丝网、水泥、橄榄油到健力士啤酒等,种类繁多。英国太古集团于一八六零年代从事健力士啤酒装瓶业务,并以Dagger Stout 的名称出口至海外。
一八六一年,美国内战爆发,John Swire 赶在战火燃起前重返利物浦,但过了不久,内战对棉花贸易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幸好兄弟二人已将一八五零年代首次拥有的两艘棉花贸易帆船Evangeline和Theodore号的股份卖掉,使他们可以无后顾之忧地转向对华贸易,从中国进口珍贵的茶叶和丝绸,而中国亦成为他们潜在的纺织品出口市场。
中国
是在一八六六年前赴上海。同年十二月四日,《华北日报》刊登了一份小通告,宣布一家名为Butterfield & Swire 的公司正式成立。Richard Shackleton Butterfield 是Swire 的合伙人,这家布拉德福德羊毛及精纺毛料制造商是Swire 其中一个最大的出口客户。结果他们的合作并没有维持多久,经过短短两年,这个合作关系便告结束,但新公司在其后一百年仍保留着Butterfield 的名字。为配合当地传统,John Swire 不久为公司起了一个中文名字 – 太古洋行
到了一八七零年,太古已于日本横滨、中国多个口岸和香港设有分公司,另外亦在曼彻斯特及纽约设有办事处,而英国的总部则由利物浦迁往伦敦,直到今天。
抵达上海后,John Swire 惊觉在长江流域航行汽船具有一定潜力,当时长江是西方与中国内陆通商的唯一通道。在Alfred Holt 及其克莱德造船厂Scotts' Shipbuilding & Engineering Company 的支持下,太古成立了太古轮船公司,这家公司于伦敦注册成立,由太古洋行指派人选到上海担任管理职务。John Swire 立即为新公司订购了三艘密西西比式明轮船 - “北京号”、“上海号”和“宜昌号”。在三艘新船抵达中国前,他已收购了刚刚宣布破产的公正轮船公司 (Union Steam Navigation) 的资产,因而取得长江流域沿岸的贵重物业和两艘汽船。公正轮船公司的旧船“惇信号”在一八七三年成为第一艘悬挂太古船旗航行的船只。
在短短一年间,John Swire向Scotts' 购入了两艘沿岸贸易船,用于一项辅助性业务,John Swire 为这业务起名为Coast Boats Ownery (CBO)。这家公司很快便在中国沿岸开拓了一项垄断业务 – 豆饼贸易。“豆饼”是黄豆在压榨成油后利用所余豆壳造成的肥料,主要供南方水果种植区使用。到了一八八三年,CBO 与太古轮船公司合并,当时CBO的租船网络已遍布东南亚,并已开办前往澳大利亚、新西兰及日本的航线。
太古轮船公司业务日趋多元化,促使公司开拓新的业务领域。首项行动始于一八八一年,公司收购港岛鲗鱼涌多幅大型土地,不久便开始兴建太古炼糖厂并于一八八三年投产。由于太古轮船公司由爪哇、菲律宾和北昆士兰进口原蔗糖的贸易日益增长,加上有中国和日本两个现成的市场,促使太古糖业的炼糖厂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和最先进的厂房。到了十九世纪末,公司已拥有一支小型运糖船队。
当时Blue Funnel和太古轮船公司的船队规模庞大,显然有需要在远东地区自设维修设施。由于香港是个优良的深水港,是理想的修船地点,因此太古于一九零零年在太古炼糖厂旁边的一幅土地兴建太古船坞。这项庞大的十年计划主要由Scotts' Shipbuilding (当时为太古轮船公司的主要造船公司) 精心设计,在James Henry Scott (1845-1912) 的领导下付诸实行。John Swire 于一八九八年逝世后,由Scott 继任为公司的高级合伙人。身为这个造船家族的后裔,Scott 早在三十二年前Butterfield & Swire 成立时已在公司内工作,并一直担任John Swire 的亲信副手。太古船坞于一九一零年为太古轮船公司建成第一艘内河船“沙市号”,其后不久更与Scotts' 合作为公司建造沿岸贸易船。太古船坞后来成为全香港最大的船坞和最进取的雇主之一,为雇员提供房屋、医院和学校。
与此同时,公司继续为英国多家知名公司担任代理,至一八七零年代中,公司涉足保险业,代理Royal Insurance和Guardian Royal Exchanger 前身的业务。到了一九零零年,太古洋行以太古的名字在上海拥有最大规模的火险业务及相当庞大的海洋及意外保险业务组合。在之后九十年,保险一直是太古的重要业务范畴。公司在早期亦曾代表多家位于沿岸小港口的银行,在一八八零年代,更一度印行自己的“钞票”,由“太古庄”发行,是中国南方汕头地区风行一时的货币。
到了一九一四年,原有的合伙协议期满,英国太古集团变为一家有限公司,首任主席为John Samuel Swire 的长子John 'Jack' (1861-1933)。其后二十年间,在Jack 和他弟弟 (George) Warren Swire (1883-1949) 的领导下,船务方面出现相当大的发展。Warren Swire 于一九二七年接任公司主席。到了一九二零年代末,外国汽船在中国内河航行到达巅峰时期,而三十年代的大衰退对这里的业务影响缓慢,因此船队规模扩大,促使公司在上海开办新的业务。终于在一九三四年,太古洋行于上海开设了Orient Paint,Colour & Varnish 工厂。
逆境自强
太古船坞 (约于1925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太古艰苦建立的业务王国毁于一旦。战事结束后,公司在全中国的财产惨遭抢掠或破坏净尽,连伦敦办事处的内部亦遭突袭。太古轮船公司的船队散失不全,超过三十艘船只不知所终。而香港的太古船坞和太古炼糖厂亦被美国的炮弹炸成颓垣败瓦。
当时长江停止对外来船只开放,中国不断增加沿岸港口的限制,
太古糖业的货车。
这是公司在一九四九年革命后逐步撤出中国大陆的先兆。那是一个转捩点,然而在Jack Swire 的儿子John 'Jock' Kidston Swire (1893-1983) 的领导下,公司从这次危机中东山再起,变为一家更具实力的公司。到了一九五零年,太古糖业重新投产,而太古船坞亦为太古轮船公司制造了第一艘六千吨级轮船。
太古轮船公司虽以香港为基地,但这时已将业务焦点南移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巴布亚新畿内亚,而太平洋沿岸地区的业务网络亦日渐扩大,为公司日后一直营运至今的定期货柜船业务定下阶模。
一九五二年,为巩固上述轮船业务的基础,英国太古集团再度直接活跃于澳大利亚,以试验性质投资于当地一家小型陆路拖运公司。这项投资的成功,激发公司于一九五六年收购冷冻货物运输公司Frigmobile 的管理股权,其后还投资于冷藏、冷冻货物运输及特别陆路拖运等多项业务,这些投资现时均成为了太古于澳大利亚的主要业务。
在这期间,太古洋行也开始建立香港的业务,首先于一九四六年成立合营公司Swire & Maclaine,为日后各类国际专营权业务的发展奠定稳固基础。该公司于一九四八年将漆油厂迁往香港太古船坞重建后租出的楼宇,自此公司不断开拓各类型专门业务,这些业务发展至今,范围已相当广泛,由漆油、铝罐制造以至废料处理服务等,包罗万有。
航空公司的诞生
Jock Swire决意要为公司开拓新的业务方向。他认为空运业是战后世界的未来发展关键,于是积极为太古洋行搜寻航空代理业务,并由一九四七年开始,将原来投放重建太古船坞的部分资源用于发展启德机场的飞机工程设施上。一九五零年,Pacific Air Maintenance Services (PAMAS) 与Jardine Air Maintenance Co.合并成为香港飞机工程公司 (港机工程) - 现今一家世界知名的飞机工程公司。
一九四八年,Jock Swire 说服董事局将公司已所余无几的资金进一步投资于另一项航空业务上,购入国泰航空公司百分之四十五股权。当时国泰航空成立仅两年,创办人是美国籍的Roy Farrell 和澳大利亚籍的Sydney de Kantzow。他们之所以相识,是因为二人在战时曾一同驾驶C47型飞机运载物资飞越著名的“驼峰”航线,由印度横跨喜玛拉雅山前往中国。该公司的第一架飞机是Roy所购入的一架DC3 (Dakota) 型美国剩余军机,昵称Betsy。在短短两年间,他们已将机队扩充至包括六架DC3型飞机及一架Catalina水上飞机。
可是,在一九四八年,Roy和Syd遇上了麻烦。他们需要现金重整这门小本生意,因而面对当地一次严峻的收购威胁,而香港又可能对外资航空公司实施新的着陆权限制。就在这时,太古洋行购入这家小公司的控股权益,从此,香港航空业的发展便成为了Jock Swire 倍感自豪之处。
一九五九年,国泰航空购入首架涡轮螺旋桨飞机– 洛歇 L188 Electra。这一年标志着国泰航空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公司同时取得北行往日本和南行往悉尼的航权。这时国泰航空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地区性航空公司,到一九六二年接收首架Convair-880M型飞机后,更进入了喷射机时代。
开拓业务新领域
一九六五年,太古收购了一家美资公司 – Hong Kong Bottlers Federal Inc.。这家公司持有可口可乐的香港装瓶业务专营权。当时Hong Kong Bottlers 的年产量为一亿零四百万瓶。一九七四年,该公司易名为Swire Bottlers,当时其年产量已高达一亿八千万瓶,而公司亦名列全球首五十家可乐装瓶商。时至今日,太古已是全亚洲及美国最大的可口可乐装瓶商之一。
对太古来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是一个瞬息万变的年代。七十年代初,货柜船务急速发展,太古船坞的增长已非其港岛区所在地所能容纳,因此公司决定关闭船坞。一九七二年,太古船坞与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黄埔船坞合并,组成香港联合船坞 (联合船坞) ,基地设于青衣。当时太古已开始参与发展香港的葵涌新国际货柜码头,同年更购入先进的货柜处理设施现代货箱码头的股权。
早于一九五九年开始在香港股票市场公开上市的Taikoo Dockyard & Engineering Company,这时易名为太古洋行有限公司 (在九零年代易名为太古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太古公司)。这是一家现成的控股公司,持有太古一切在港业务。太古公司的出现,象征着现代的太古集团就此诞生,亦标志着Butterfield 于公司久被遗忘的权益终于寿终正寝,而英文公司名称中的Butterfield 一字亦全部改作Swire,以突显集团的企业形象。
到了一九七二年,太古糖业也关闭了炼煻厂,集中经营糖产品及包装业务。在七十年代中,太古新成立负责地产发展及管理的太古地产公司,开始以港岛东区的船坞和炼糖厂在清拆后腾出的大片土地兴建太古城,为这一区带来全新的市区面貌。太古城是香港首个私人屋苑,连同太古城中心零售/写字楼综合楼群 (其地库停车场以太古干船坞旧址建成) ,是太古地产首个发展和管理的著名商业项目,同类项目还包括太古广场、太古坊及又一城,为香港的商厦发展带来崭新的演绎。
国泰航空机队于一九七三年增添首架波音707 型长途飞机,此后十年,该公司发展神速,引进了一系列L1011 型三星式广体飞机,并在一九七九年购入首架波音747-200型喷射式珍宝客机,迅速加强公司的实力。翌年,国泰航空首次开办直飞伦敦的航线,成为真正的国际航空公司。
七十年代出现的革命性变化还包括太古公司的其他新发展,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包括于一九七五年成立离岸石油支援公司太古海洋开发公司 (当时名为Swire Northern Offshore) ,以及于一九七六年购入香港空运货站有限公司 (香港空运货站) 的股权。在此期间,母公司英国太古集团亦尝试投资于离岸石油业务,在一九七九年收购一家专门提供北海运输设备的供应商Swire EPD (后以Swire Oilfield Services的名称成为英国太古集团旗下一个业务部门)。英国太古集团亦涉足澳大利亚的陆路运输及物料处理业务,于一九七一年收购Transwest Haulage,以及购入巴布亚新畿内亚贸易公司Steamships Tradings 和格拉斯哥的茶叶贸易商James Finlay 的股权。
七十年代末期,太古首次投资于美国,由太古地产收购迈阿密市一些地产业权,太古公司又首次取得可口可乐的盐湖城装瓶专营权。一九八二年,英国太古集团将冷冻货物仓储公司United States Cold Storage 纳入为旗下全资附属公司,不久更于澳大利亚再接再厉,在一九八八年将冷藏服务供应商W. Woodmason (英国太古集团自一九七零年以来的联营公司) 纳入为旗下的全资附属公司。五年后,John Swire & Sons Pty 收购了South Australian Cold Stores,进一步提高该公司于冷藏服务市场日益上升的占有率。
太古是新南威尔和南昆士兰省的主要商业地主。
太古于一九八零年代亦开始投资于澳大利亚的畜牧业。一九八三年,英国太古集团与联营公司James Finlay 联手收购Clyde Agriculture 一半股权。自此Clyde (现时为英国太古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 的业务由棉花种植扩展至包括羊毛和牛肉,而其持有的土地更增加了二十倍,覆盖新南威尔和昆士兰州逾二百万英亩土地,包括澳大利亚史上最著名的部分畜牧产业。
在此期间,香港的太古公司继续发展贸易业务,于一九八三年收购马拉松运动用品连锁店,后于一九八七年购入Reebok运动及消闲鞋的专营权。同年,太古开始涉足环保服务和废料处理业务,这些业务后来成为太古的重要业务范畴。太古先后与Browning Ferris Industries 和SITA International 组成合作伙伴,成为香港政府废料处理工程的主要承办商,营运多个堆填区及提供废料转运服务,包括利用由太古的联营公司HUD Marine所设计及营运的多艘小型货柜船为香港各离岛运送废料。
由一九八零年代开始,太古亦开始再投资于中国内地,其中多次与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中信公司) 联手进行投资,该公司自一九八七年起为国泰航空的主要股东。投资集中于饮料和制造业务,这些业务使太古在中国现代工业界奠定稳固的根基。
这个趋势到九十年代仍没减退,当时港机工程与业务伙伴在中国南面的厦门市合资成立了一家飞机大修公司 – 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到了一九九四年底,太古公司已分别与卜内门、嘉士伯和Tate & Lyle 签订合营协议,在中国内地经营漆油生产、酿酒和炼糖业务,至今太古在内地的贸易业务包括营销Reebok 和Rockport 等一系列名牌运动鞋。
到了九十年代,太古对航空业务进行重大的突破,包括收购香港的地区性航空公司港龙航空(现为旗下全资附属公司) 和全货运航空公司华民航空的股权,以及在一九九五年由港机工程与劳斯莱斯公司合组香港航空发动机维修服务公司,接管港机工程的引擎大修业务。
一九九九年,太古公司继二十年前获得富豪汽车台湾专营权后,取得福士和Kia汽车的台湾独家代理权,藉此扩大其汽车贸易业务。到了二零零二年,台湾太古汽车取得奥迪汽车的专营权,增加了太古在台湾豪华汽车市场的占有率。
由一九九零年代末至二零零零年代初,太古的英国母公司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增设了一些重大业务。该公司在一九九四年收购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省散货运输商Kalari,使太古在澳大利亚陆路运输市场的专业地位更见提升。在收购后,太古锐意扩充该公司,在全澳各地提供专门的仓储及集散服务。在一九九六年,英国太古集团收购了Collins & Leahy 的多数股权,藉此使早已在巴布亚新畿内亚建立的实力进一步提升。Collins & Leahy 是巴布亚新畿内亚高原区的主要贸易集团,为Steamships Trading 的股东。二零零零年,Collins & Leahy 成为英国太古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其后太古在上市公司Steamships 集团所占的股权增至百分之七十二。在二零零五年,Steamships 收购Collins & Leahy 在巴布亚新畿内亚的大部分业务,使其涵盖贸易、制造、酒店、地产、船务及运输业务,而Collins & Leahy 则仍保留地产、航空及农业业务。
Frigmobile是Swire Cold Storage旗下一个广受爱戴的品牌。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John Swire & Sons Pty Ltd. 收购P. Cleland Enterprises Ltd 大多数的冷藏及集散资产。这次收购行动是太古至今在澳大利亚所作的最大宗单一投资,大大增加了集团在澳大利亚冷藏市场的实力,并且取得多份新的重大集散合约,为太古于二零零四年将澳大利亚冷藏业三大公司合并成立Swire Cold Storage 作好准备。
在英国方面,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于二零零零年,即著名茶业生产商James Finlay plc 庆祝成立二百五十周年纪念时,增持该公司的股权至百分之一百。James Finlay plc 在很久以前已开始成为太古的合营公司。至于英国太古集团旗下历史最悠久的营运公司,即在英国注册的全资附属船公司太古轮船公司,于二零零三年收购Bank Line 及Indotrans。
在二十一世纪首十年里,太古公司于中国内地的投资继续增长。二零零二年,作为香港主要地产发展商的太古地产签订了一份合营协议,于广州优越地段天河区发展及管理一个四百万平方呎的综合发展项目,预期于二零一零年竣工,将命名为“太古汇 - 广州报业文化广场”。太古地产在这项目的股权已增至百分之九十七。
二零零四年底,太古升达公司开始于上海兴建一座新的危险废料焚化厂,其年吞吐量达六万吨,将成为全中国最大及首个按照欧盟环保标准设计的危险废料处理设施。
在航空方面,港机工程将持有的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股权增至百分之五十四点五五,而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已建成第六个机库,进一步提升处理能力及扩大于厦门高岐国际机场提供的服务范围。该公司于二零零四年开始进行波音特别货机改装计划,将波音747-400型客机改装为全货机。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是全球获发牌照进行该类工程的少数设施之一。港机工程与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于二零零五年签订意向书,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合资发展一个机库设施。国泰航空公司在阔别北京十三年后,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重开往来北京的每日客运航班,并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开始,开办前往上海的每日客运航班。该公司亦取得营运客运航班往返厦门的航权。
国泰航空于二零零六年庆祝成立六十周年,这一年的重点项目是宣布国泰航空、太古公司、国航及其母公司中航兴业与中信泰富达成股权重组的协议。根据这项破天荒的协议条款,主要地区性客运航空公司港龙航空成为国泰航空的全资附属公司,在国泰的管理下以原有的品牌继续营运,而国泰航空及国航则最终互相持有对方的百分之十七点五股权。这个伙伴关系对国泰航空的顾客、股东及员工均有重大裨益,并为国泰航空和国航带来更多合作机会。计划中,双方将于上海合资成立空运设施、延长代号共享安排、实施往来香港与主要内地城市的合营航线安排,以及彼此互派营业代表。截至二零零六年,国泰航空的广体飞机机队数目已突破一百架,这项突破紧接公司宣布历来最大型的飞机订购计划,包括订购十八架于二零零七至二零一零年间付运的波音777-300ER型飞机,以及三架于二零零八年付运的空中巴士A330-300型飞机。
今天,太古在全球雇用超过十一万三千名员工。虽然业务既多元化又遍布世界各地,然而英国太古集团仍是一项家族业务:现任荣誉总裁及永远总裁均为当初在利物浦起家的太古创办人John Swire 的后代。

太古集团企业文化

编辑
太古旗下多项主要业务均有悠久的历史,代表着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承先启后,以远大的目光积极扩大投资,是太古的一个主要优势。除历史悠久外,太古向以高度诚信和优质管理而驰名于世,对此我们深感自豪。同样重要的是,无论在过去或未来,太古旗下经营各种业务的公司均在营运创新、客户服务、取进管理和最佳环保守则等方面创设标准。无论何时,我们都明白必须继续“做得更好”。若缺乏了创意、革新和进步,我们就不可能在过去一百九十年来一直屹立商界,并且不断进步。
太古的格言是“敬业务实”,换句话说,我们实事求是,以务实的态度发展业务。今天太古是一个规模宏大、业务多元化的集团。可能并非每一位员工都认识这句格言,但太古旗下所有业务均致力发挥太古格言的基本精神:凡事追求卓越,精益求精。我们的成功全赖于此。

太古集团社会责任

编辑
太古是一家首屈一指的国际企业,凡事以维持绝对的诚信为先,这是太古的成功之道。我们致力在业务运作中表现出最高的专业性、责任感及透明度,为顾客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为股东提供理想及可持续的回报。我们是奉行平等机会的雇主,给予雇员具竞争力的薪酬福利,协助员工发展事业,提供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环境,并积极就各种事务谘询员工的意见。
为履行良好企业管治的整体承诺,我们相信要推行各种造福社群及保护自然环境的工作,这是我们对社会负责任的表现。以下四项原则带领太古营商一百九十年之久,是太古推行企业社会责任工作的基石:
以最合乎道德的方式经营一切业务,实践我们对客户、员工、股东、业务伙伴、供应商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承诺。
关顾员工,培育各营业地的社区,以及对各营业地作出正面的贡献。
明白社会责任必须与长远的业务决策和目标相配合。
致力让员工及旗下社区参与企业社会责任工作。
我们在二零零五年推出一项内部计划,推动员工参与企业社会责任的事务,继而在二零零六年举办雇员义工工作坊和一系列有关“企业行为守则”的培训课程。

太古集团太古与社区

编辑
太古的慈善工作委员会由一名董事出任主席,年内定期举行会议,以检讨及管理所有营务地中,各项由我们资助及捐赠实物的慈善活动和社区计划,包括周期性举办的奖学金、长期赞助,以及环保及文化艺术工作等。委员会与各主要赞助项目保持紧密联系,确保受助者从太古的帮助中获得最大的长远利益。
多年来,太古一直积极资助教育工作。我们深信帮助儿童建立更美好的未来,是回馈曾经协助我们发展业务的社区其中一个最佳途径。我们对亚洲区教育事业的支持,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初叶,当时太古是极少数捐助创办香港大学的外资公司之一,所捐款额共四万英镑(约相等于今天的二百万英镑),并赞助香港大学设立工程系太古讲座教授席。同时,太古更每年提名四位太古捐助学人(Taikoo Donor Scholars)。
此后,太古为香港大学多个设施投入大量资助,包括于一九六零年代设立供研究生使用的柏立基学院。至七十年代,太古捐款兴建一所新的本科生宿舍 - 太古堂;并于九十年代,为成立位于鹤咀的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提供主要资金。二零零三年,太古集团承诺再捐出港币四百万元,用以提升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的设施。
太古人才济济,属下不少杰出行政人员均是香港大学的毕业生。为答谢香港大学为我们提供人才,太古为这一代的香港大学学生提供本科生及研究生奖学金。现时太古博士生奖学金计划每年为两名中国内地研究生提供奖学金,于香港大学修读为期三年的博士生课程。二零零三年,我们设立了两个奖学金:“太古研究生奖学金 - 普通法硕士”及“太古研究生奖学金 - 经济学硕士”,提供两名内地学生于香港修读一年制硕士学位课程的全年费用。此外,太古研究生助学金资助北京港澳事务办事处一名代表于香港大学作附读生。
太古亦资助香港中文大学兴建社会科学大楼的讲堂;至于香港理工大学,其设计学院讲座教授席就是为表扬集团的慷慨捐助而命名的,而香港航空发动机维修服务公司亦自二零零六年起为该校提供三个工程学本科生奖学金。现时太古为香港六所大学提供二十七个本科生奖学金;国泰航空亦提供旅游奖学金,资助超过一百九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于香港中文大学进修,并赞助香港中文大学及城市大学的交换生计划。
在一九八零年代,我们设立了太古教育信托基金,资助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特别是来自太古各营业地的学生,到英国修读本科生及研究生课程。太古与牛津大学渊源深远,信托基金现时资助来自亚洲的研究生于St. Antony's及Nuffield College修读课程,并每年颁发奖学金给一位台湾学生在University College读书。University College 亦拨出多个本科生学位给香港大学一年级学生就读,现时共有三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太古教育信托基金学者在牛津修业。太古教育信托基金亦资助三名太古在港员工子女于英国的大学就学。
二零零五年,太古参与一项重要的新项目,与香港科技大学(科大)携手成立“太古国际青年精英培训计划”。太古认为香港如要保持世界主要商业及金融中心的优势,便要进一步迈向领导国际化的潮流。精英培训计划让科大每年取录六名海外学生,于不同学院修读全日制本科生学位课程,奖学金包括学费和在香港的住宿及生活费。与此同时,二十名经挑选的本地本科生有机会参加科大每年一度的海外交换生计划,并获太古奖学金资助前往美国及欧洲的著名大学攻读为期由一个学期至一个学年不等的课程。
此外,太古也积极支持中小学教育。太古可口可乐在中国内地资助“希望工程”,这是一个以改善贫困农村地区教育水平为目标的政府认可计划。太古亦在二零零五年开始于韶关市乳源县资助一所高中学校二十名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台湾,太古集团慈善信托基金自一九九四年开始一直为服务台湾国际社群的财团法人台北欧洲学校提供主要经费,并捐出台币二千万元兴建新的太古欧洲学园小学部。而在香港,集团旗下公司支持一个奖学金计划,为一百二十五名中学至大学程度的员工子女提供资助。
太古于一九二三年在香港创办太古小学,这是一所供太古炼糖厂及太古船坞员工子弟就读的免费小学,于一九四七年转为政府津贴学校。该校于二零零三年迁至由太古地产资助及发展、共有三十个课室的校舍里。今天,太古教育信托基金为该校学生提供多个奖学金,每年更额外拨款聘请两名合资格普通话教师及两名英语母语教师,以加强学生的语言能力。
英语是环球商业语言,现今的学生必须及早学好英语,香港才可维持国际金融服务中心及区内贸易枢纽的地位。在这方面,太古支持多项有关工作,包括“社区英语学习中心”- 供成年人改善英语会话能力的免费设施。
香港的少数族裔人口日渐增加,为确保他们能够融入社会,太古地产于二零零五年推出“香港是我家”活动,帮助南亚裔儿童认识香港社会文化及提供广东话课程,并与他们一起参与本地社区工作。
在澳大利亚,太古集团的Churchill Fellowships拨款资助农业研究,特别着重棉花种植业的研发,而国泰航空与太古旅游亦联合赞助一项运动奖学金计划。二零零二年,John Swire & Sons Pty与Clyde Agriculture向Back O'bourke Exhibition Centre捐出四十万澳元。Back O'bourke Exhibition Centre是一所教导澳大利亚年轻人认识澳大利亚内陆传统的解说中心。
在航空方面,国泰航空的“见习飞行员培训计划”自一九八八年起至今共为超过三百名见习飞行员提供就业机会。五十多年来,从事飞机工程的联属公司港机工程一直积极培训香港毕业生成为认可工程师,每年提供超过八百个不同课程。国泰航空为香港航空业的发展作出长期承担,其中包括支持香港航空青年团的“高级航空教育课程”,为有志加入航空业的年轻人提供基本理论培训。国泰航空于二零零三年推出“飞跃理想计划”,教授有关航空业的专门知识,以及鼓励年轻人在国泰飞行员的指导下参与社会服务。
多年来,Swire Charitable Trust每年在英国颁发十个飞行奖学金,赠予由Air League选出的参选者,让这些有志成为飞行员的年轻人免费获得相当数量的基本飞行训练。
在太古的企业社会责任理念中,鼓励员工参与公司的慈善及社区计划已成为不可或缺的工作。例如,太古地产爱心大使计划为太古员工及其家人提供参与社区活动的机会,包括经常接触长者,藉此建立一个和谐共融的社会。该公司亦推行了一个针对环保问题的“环保小先锋”计划。
太古旗下公司在赞助香港艺术活动方面不遗余力。二零零五年,古典钢琴演奏家张纬晴首度于香港艺术节演出,由太古独家赞助,当时张纬晴年仅十三岁,是香港艺术节历来最年轻的表演者。
二零零六年,太古集团慈善信托基金承诺捐出港币三千六百万元赞助香港管弦乐团,为期三年,使太古成为该乐团的首席赞助。该项赞助有助乐团举办更多不同类型的音乐节目,包括举办免费节目,广邀世界知名的国际表演家和中国优秀的年轻音乐家为香港市民大众公开献技。同时,国泰航空也是亚洲青年管弦乐团的指定航空公司。
太古亦为香港展能艺术会提供资助,该会致力让弱能人士融入社会,让社会上无论伤健人士均可享受艺术的乐趣。
太古地产致力推动文化艺术,长期在所管理的物业公开展出不同的国际艺术品,其“港岛东艺林轩导赏团”更提供免费导赏活动,加强学校团体及公众对这些艺术品的认识。旗下商场定期举办免费现场音乐表演,公司亦提供免费展览空间,供画廊及年轻艺术家使用。太古坊逢星期五举办的Friday Fest晚间音乐会,由艺术家、表演者及音乐团体作即场音乐表演,是太古坊每周的热门节目。太古地产是“香港小莎翁戏剧会”的创会赞助商,该会举办戏剧班让本地小学生与专业戏剧表现者一起排练并演出改编自莎士比亚名著的英语戏剧,藉此帮助以广东话为母语的小朋友加强讲说英语的信心,使英语表达更加流畅。
太古和国泰航空明白到在学校推行健康教育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两家机构成为“生命教育活动计划”的香港区主要赞助机构。该计划利用流动课室,教导中小学学生及有特殊需要的学生认识滥用药物和酒精的祸害,计划卓见成效。
国泰航空于一九九六年成立“国泰爱心儿童轮椅库”,为不幸患上肌肉萎缩症的香港病童提供特制的轮椅。国泰航空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每年一度合办“零钱布施”机上筹款计划,资助该基金会在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实行各种计划。港龙航空亦实行一项类似的计划,支持“奥比斯”眼科飞机医院于区内的工作,而港机工程与其厦门附属公司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则为该飞机提供免费维修服务。现时太古正资助一名来自昆明的奥比斯眼科学生于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就读。国泰航空又向弱势社群送赠免费机票,以及免费接载有需要人士到海外进行生死攸关的手术。
在英国,英国太古集团支持各种慈善工作,其中特别着重医疗和教育方面的工作;而在香港,获太古赞助的包括公益金、匡智会、香港外展信托基金会、红十字会、善宁会及恩光之友会。
太古一向乐善好施,积极回应社会因天灾而产生的种种需要,并致力协助有关的援助机构,例如发生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印度洋海啸及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在巴基斯坦发生的地震。单在香港,太古已为海啸灾民向公司及员工筹得超过港币一千万元,而国泰航空及港龙航空亦派出飞机运送物资到灾区。James Finlay热心参与斯里兰卡于海啸后的救援工作,在当地设立难民营,其后更协助重建工作。Finlay又在巴基斯坦向难民派发医疗用品、救援物资、衣服和帐篷。
厦门大学2011年4月21日宣布,在太古集团慈善信托基金(“太古信托基金”)的资助下,计划于福建省设立一所临海实验与观测站(以下简称“海洋站”),监测全球气候及由人类引起的环境变化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该研究站将包括时间序列观测装备、海洋生态模拟实验室及海洋工程材料和仪器研发海上试验室,以及为进行海洋考古学研究而设的潜水训练中心。
研究站占地约66.34英亩(约27公顷),面向台湾海峡的开放水域,受河流的影响相对较小,具有突出的地理优势。该站位于一个珊瑚礁自然保护区的南缘,极少受人类活动的影响,其海洋实验数据及实地监测数据可用作客观反映中国南海东北沿岸大陆架地区的典型特性。
厦门大学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戴民汉教授说:“临海海洋定点实验与监测能够直接、连续地提供科研实验数据和现场观测结果,是获取海洋基础参数的三大重要手段之一。这个项目将与香港大学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建立紧密的合作,对此我们感到十分兴奋。由太古信托基金捐出的人民币五百六十万元,将用作研究站的兴建费用。”
戴博士补充说:“海洋站作为厦门大学海洋研究的野外台站,将联合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共建若干设施,建立“姐妹观测站”,共同开展海洋生态系统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响应研究,并争取纳入国家生态观测网,建立可持续的运行及发展模式。”
香港太古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及负责监察太古信托基金的太古慈善工作委员会主席雷名士说:“太古对环境具有长期的承诺,于一九九零年资助成立香港大学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过去二十年间,该研究所以其优良的设施进行了顶尖的海洋科学实验。祈盼厦门大学太古海洋研究站将来也会创出佳绩。” [3] 

太古集团企业与环保

编辑
今日世界的挑战,是如何改变人类产生和耗用资源的方式,以减低对地球生态系统的影响至可以持续的水平。任何负责任和积极进取的公司都必须迫切处理一个问题:如何达至可持续的企业发展,即在力求发展的同时,亦致力保护和加强地球的维生系统
太古以认真的态度对待其环保责任。作为一个业务多元化的商业集团,我们深明旗下业务会对环境造成影响;而作为负责任的企业公民,我们知道应该持续减低这些影响,以对顾客、员工、股东及营业地的社群负责。太古致力确保旗下业务能超越各营业地在法律上对最佳环保作业守则的要求。然而,我们明白单以法例来衡量表现是不足够的。寻求新的方法,务求“做得更好”,正是太古旗下所有公司的首要工作。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公司